用户名:
密 码:
首页
万博manbetx官网密码
图片新闻
学校荣誉
名师风采
美丽校园
2016七年级
  • 学科教学
  • 学生活动
  • 生活管理
2015八年级
  • 学科教学
  • 学生活动
  • 生活管理
2014九年级
  • 学科教学
  • 学生活动
  • 生活管理
高三年级
  • 学科教学
  • 学生活动
  • 生活管理
学生活动
学生活动 高三年级 > 首页> 当前位置:
这一年(32)——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
阅读次数:68 发布时间:2018-07-02

 

2018届  文科1 胡尧

【胡尧2017高考 532分 10797名  2018高考 624分 1192名】

 

橘子洲头,湘江水长,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我刚刚作别了热情的长沙,即将开始翘企着心心念念的北京。我的最后一次高考,这场战役,还没有结束。

高考,真是个调皮的小妖精,上天给十八岁孩子摇一次灵签的机会,努力与时运,二者缺一不可。古语中有天道酬勤的说法,如果能在高中三年一路踏实地走过,运气在实干面前总显得底气不足,这是中平签;都说时势造英雄,如果命运的大手能够运力一把的话,那一定是上上签了。

偶然中的必然,没有扎实基本功当防坠网的我,又难料时运不济,单做着“当风轻借力”的清梦,那么“一举入高空”多半只能是空空如也了,很明显,下下签了。对不谙世事的少年来说,前途雾蒙蒙未知一片,难免是有一些残忍,但庆幸还好是干劲十足的年纪,留得青山在,只要勇气和信心还在,纵使再烧尽一年的薪柴,也是下下签中的上上策。

省城的东北边,坐落于树木葱茏的陶冲湖公园北岸,有一个安宁的“私塾”,是安徽名校合肥一六八中学的东校区,她专门接纳一批失利而不认失败,心高而愿意改变,难过而不失希望的少年。“更高目标的追求者”是入校时她给孩子们的定位,让我心有戚戚。

一夜无少年,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于是我离开了江南十校,带着母校古树下五子登科的祝福,仓促地过了长江,之后我拿到的便是江淮十校的联考卷。

“谁还没有一点儿故事呢?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里遇见。你说是吧?”文科一班的故事来自全省各地,但是班主任吴日明老师一直强调“过去种种,皆为序章”。摆脱了心中杂念的我们,无欲则刚,课桌上的台历在不知不觉中翻过了三百多个朝夕。

陪伴,是最长情的告白,芳华一年,岁月悠长,感谢陶冲湖畔我敬爱的老师们最无言的守护。

我们是文科1班,班主任吴老师的雅名有着昭昭日光的寓意,而我们班也是极具一六八小太阳特色主义的集体。“张榜了张榜了,小太阳又贴告示了”,空调周围“百姓们”一拥而上,无论褒扬还是批评,生活还是学习,事无大小,他只求公开公平公正;他可能会为了纸篓边的一张纸屑而怒斥班委,但为了找到一张表彰进步的红纸而忙乱一天的,也是他;他的教学让数学课堂告别昏昏欲睡,走向万物复苏:无聊冰冷的参数变成了活蹦乱跳的五角星,他叮嘱着我们“数学解题从来都不是结论的追寻,而是条件的庖丁解牛”,而“极值点偏移,三角齐次式……”,在他心目中都是优美的观点;他有时候也会流露出王之蔑视,论全国卷概率统计题“没名堂,纸老虎”,“这个化简相当复杂,我都用了一小张纸”,而往往忝列门墙的众学生们只能从“快速口答”退化到“慢速笔答”,此时他总是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慈祥的微笑;他有时也为大合肥操着闲心,从大雪纷飞的小寒到柳絮纷飞的三月,他在动员大家雪中留校的同时,也将政府多年前引进杨絮的初心娓娓道来;他的副业是一个喜欢喊“加油”的摄影师,大小表彰无数次快门记录在毕业纪念册上,零添加纯素颜无滤镜,因为他要的只是相拥欢笑的瞬间。

临近高考了,大家都希望自己钟情的任课老师可以送考自己,分别时分才明白到底谁才是“心中挚爱”。老夏的高级幻灯片从去年七月一直播放到我们离校那天的上午,从初次见面“我来了,可这里不是大学”的小诗让我湿了眼眶,到最后那份长长的书单,凝聚着他对我们的高远期望;薛老师的芳龄永远是个迷,作为两个孩子的娘亲,唯一的女教师,课堂内外她对我们的温柔,恰似我们已然变身“大果果和小石头”的幸福;文综老师是一个“道骨仙风”的团队:老魏朋友圈深不可测,他的区友、同学、同事、亲戚都曾活跃在我们的政治课上,“年轻的时候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会成为那样的人”,敢想与创新是他对青年们最大的期许;小何的历史课,旁征博引,捭阖古今,他的幽默段子也只是轻挥衣袖,便撩妹无数,他的书法笔走龙蛇,让人屏息凝神赏心悦目,他的晚自习散发着丝丝冷峻,机智的我们每逢星期五便“不敢高声语”;小美俗称“小皮球”,坊间也流传着“小土豆”的美誉,“高考就是一场熟练的默写”,他在身兼年级管理任务的同时,狠抓地理学科薄弱的同学,年级部办公室里总能瞅见排队打卡的地理“学渣”乐此不疲的身影,晚自习教室外的长廊上,就着微弱的光影,他的心理辅导总是现身说法,成全了大家,却委屈了自己。

今年高考还未出分,我的心也悬在半空。阔别生活老师的哨声,我回到了南方的故乡小城,开始想念分秒必争的陶冲湖模式,开始想念校园里的三层楼高的合欢花,开始想念人性化走班制的周六分层课,开始想念播放英语听力的小蜜蜂,甚至是食堂里初中孩子青涩而又泛着绯红的脸。回忆开始思念,那是一种,很玄的东西。

这一年,我当了十九年来最大的官,拿到了我生命中第一份奖学金,看过五点半的星空,也曾在漆黑的夜里染湿冬季的背角,写过一千字的生活区检讨,也逐渐适应汤里勾芡的辣糊味道,褪去些许戾气多一份宽容,告诫自己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,而不是抱怨现实的何种不易,一直将惜时与效率高悬心中,才发现原来遵守规则才是最大的便捷。

还记得刚刚前几天高考那天的一位出租司机,同是家有考生,他好像跟我妈很有话聊,“下一周就是中考了,我家小子报哪好呢?”我叽里呱啦向他介绍了一六八中学今年三次模考的骄人成绩,眉飞色舞的我感到满满的获得感,在如数家珍的那一瞬间,我意识到,那种融入血液的无条件反射,就叫作母校情结。

四年前的五一,我曾来到过合肥一六八中学南校区参加当年的高一自主招生,她向我抛出了橄榄枝,那时我并没有选择她,而今缘分使然,终将还是她为我插上腾飞翅膀,祝福我扶摇九万里,不禁让人感叹,命中有时终须有。

愿我的母校,合肥一六八中学陶冲湖学校桃李芬芳!愿我尊敬的老师们,身体健康,阖家幸福!

 行到水穷处,遇见她,我的母校,坐看云起时。

 

文1_副本.jpg

友情连接
版权所有:manbetx体育贴吧
地址: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始信路179号
备案号:皖ICP备05013557
技术支持:合肥状元郎教育动漫科技有限公司